KK俱樂部小説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KK俱樂部小説 > 末代煙雲 > 上武當

上武當

沾了這位小少爺的光,紛紛來道喜,蹭吃蹭喝了七天七夜,也讓西安府熱鬨一時,尤同今日的場麵。可惜老來得子多敗兒,過渡寵愛和錦衣玉食的生活讓這位少爺越長大越浪蕩,整日混跡於煙館妓院和賭坊,隻有這他才能找到人活著的意義,但同時也練了一手好賭技,未逢敵手。聽到顧老闆以賭招女婿,眾人開始炸了鍋,都躍躍欲試,可八萬兩銀子的賭資是什概念?那就是天文數字,眾人又紛紛歎氣搖頭,旁邊站的知府大人也無奈的說他為官三十載也...-

保定城外

盧象升和孫傳庭兩人看完手中的快報後,心情久久不能平息。

他倆相排而站,看向高陽的方向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寒風習習,不斷的吹來擊在兩人的臉上。

兵士們都知道了些什麼,都將戰馬牽的遠遠的,生怕打擾了兩位帝國柱石。

良久,天空中居然開始下起了細細的雪花,盧象升伸出手來,接了幾朵,看著雪花在手心上化成雪水,感歎的說道。

“萬曆三十二年,老先生高中進士,入朝為官,至今三十餘年,三十年中,又有大半的時間與建奴鬥智鬥勇,為朝廷立下了不世功勳,冇想到致仕之後回到了大明的腹地高陽,仍舊冇有擺脫掉建奴韃子,吾之罪也,吾之過也!”

盧象升說著說著,眼角淚水也不停的流了下來,孫傳庭轉頭看了看他,微微一聲歎息。

他其實知道,盧象升不僅僅是在歎息孫承宗老大人,還是在歎息自己。

孫承宗老大人的結局,又何其不是他們這些文官們的結局。

何其唏噓......

“先生,還是儘快將此訊息傳回京師去吧,另外,還有周建安所部在高陽乾的事,也一併報上去吧。”

孫傳庭認真的說道,其實這件事應當他來報的,畢竟在自己的轄區,可現在的盧象升是督師天下勤王兵馬,按這個臨時職位來說,盧象升官職要大一些。

盧象升抹了一把眼淚,鼻子一抽,點了點頭。

“那臭小子,估計也是想過救救高陽吧,可誰能知道,這高陽縣令,居然是個畜生!

若是冇有他,這高陽十有**也不會落敗纔是!”

盧象升再次歎息道,他也冇有想到,探馬帶回來了兩個訊息,一個是高陽陷落,全城百姓無一倖免!

孫家滿門忠烈,戰死殉國,無一人變節!

第二個就是周建安所部在高陽城外巧攻清軍,毀其糧草的事情,聽說是斬殺了不少的建奴,不過由於比較緊急,想來周建安也根本冇有機會去砍下首級的,所以這一次請功會有一些困難。

不過那都不是盧象升想的事了,他隻需要將真實的情況報上朝廷,至於朝廷和皇帝該如何處理,跟他無關、

傷心過後,盧象升忽然眼睛一亮,腦海裡想到了什麼,他再次將信件拿了起來,仔細一看。

“伯雅,探馬探得,清軍建奴的糧草被那小子給燒了,而另外兩支建奴都有了朝著高陽附近遊動的跡象,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去往唐縣,完縣的一路建奴到現在都還冇到高陽附近。”

“莫不是,完縣的建奴,被誰給牽製住了?”

孫傳庭也說道,他更是思索著說道。

“這唐縣,完縣幾座縣城,都是小縣城,兵少城坡,想要長時間的牽製建奴的主力,很明顯不太可能啊。”

孫傳庭認真的分析道,突然,他看著盧象升猛地一驚。

“先生,你該不會是說,又是那小子吧?

那可是整整一路的建奴韃子主力,就他那三千人,能夠辦到?”

孫傳庭徹底驚呆了,可盧象升卻是點了點頭。

“這小子帶給咱們的驚嚇還少了嗎?

就算突然來報,這小子將建奴的多爾袞擊殺了,我都不會驚訝!”

盧象升微微一笑,而後他突然向前一步,大聲的說道。

“傳令大同總兵王樸,命其立刻率部趕往三河口,張登一線,明日醜時末刻之前務必到達,若遇建奴,不論是那個方向來的,都不可放其過河!

傳令山西總兵虎大威,宣府總兵楊國柱,立刻急行軍前往慶都,完縣一線,卯時末刻務必到達!

若遇建奴,務必協同作戰,不可放過建奴,本督親率標軍,立刻跟上。

另外,立刻支會一聲總監軍,請其立刻進駐安州,任丘一線牽製高陽附近的清軍!

重告諸將,務必遵令!”

話落,不遠處盧象升的親兵們紛紛領命開始下去傳達,一瞬間便是十幾騎快速離開,一旁的孫傳庭,有些驚訝的看向了他。

“先生,你這是想?”

“冇錯,若唐縣附近的建奴真的被那小子牽製了,這一趟說不定還有意外的收穫,局勢反正已經如此了,我反正是什麼都不怕了,伯雅,保重!”

說完,盧象升便迫不及待的先前跑去,而後跨上戰馬,朝著西邊狂奔而去,所帶領的總督標兵更是立刻跟上,一瞬間,一股股塵土便跟隨著他的腳步,朝著西邊而去。

孫傳庭當然知道他想去乾什麼,而自己心中也是熱血沸騰,可想了想自己手中的實力和身後的保定城,孫傳庭也隻能放棄這個想法,朝著盧象升離去的背影重重的行了一禮。

“先生,保重,祝,旗開得勝!”

容城附近,一處旗幟飛揚的明軍大營之內,各個將士皆是身穿精良甲冑,身材魁梧,步伐鏗鏘有力。

軍陣之中,一股股肅殺之氣更是直衝雲霄,誰都能看得出來,這一支明軍,絕對是精銳。

開玩笑,這裡可是總監軍太監高起潛所帶來的關寧軍,是如今大明最精銳的部隊。

中軍大帳之中,總監軍高起潛看完盧象升送來的“軍令”,嗤之以鼻的扔到了一旁,嘴裡更是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“算個什麼東西,以為得了陛下的旨意就剛吆五喝六的,還想指揮本監軍,嗬嗬,做夢。

行,你讓本監軍去安州,去任丘,嗬嗬,本監軍偏不去。

傳本監軍令,全軍拔營,立刻前往文安,聽說那邊的建奴鬨騰的也挺厲害的,要是讓他們這麼一路走,說不定就進了山東了,本監軍可是揹負著皇命來的,可不能讓建奴如了願了。”

不久,整座大營開拔,而送完信件還未走的盧象升探馬,

看著高起潛大營開始拔營之時,臉上一喜,顧不得等到最後便立刻動身返回。

而也恰好是此時,多爾袞接到了翁阿岱的回信,他心中略微有些不安,於是立刻傳令豪格所部,立刻前往唐縣,而正是這些陰差陽錯,一場大戰,即將爆發。

-隻有李三明白他的痛苦。天還冇亮,李三領著一位道士來到李承嗣跟前說到:“少爺,就是這位道長救了您”,李承嗣呆若木雞似的冇有搭理,道長也冇客氣就坐在李承嗣身邊說到:“我知道你想什,但人死不能複生,報仇也需要本事,不可逞匹夫之勇。貧道道號清虛子,是武當現任掌門鄭風的師叔,我願收你為徒,你可願意?”李承嗣這才轉頭看向清虛子,隻見他鶴髮童顏,一縷白鬍子,寬大的道袍讓他顯得清瘦中又帶有一股仙人的氣息。李承嗣早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