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K俱樂部小説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KK俱樂部小説 > 娛樂:一不小心就火了! > 第1章 今天開始當練習生

第1章 今天開始當練習生

哥和工作組的人員看著這場麵嘖嘖稱奇。範天明很自覺代入了隊長的職位,其他人也很自覺的默認了他的領導地位。不愧是練習生中公認的大哥大,雖然年齡不是最大,但威勢氣場卻是第一。不管誰和他一組,都服服帖帖的像個小弟。範天明指著尤明棟道:“尤明棟你和他們魔方的一組,你的唱功和聲線可以彌補他們這方麵不足。”“我感覺你們這隊,小倉鼠朱子韜就很適合擔當c位這個職責。當然具體編排還要再商討,不一定要按我說的那樣,我現...-

平行世界,藍星。

2020年6月15日。

滄市大影廠,《偶像訓練營》節目組3號演播大廳。

範天明上身立領polo衫,下身工裝短褲,完全冇有任何妝造,頂著一副真素顏,邁著沉穩而有力的步伐從選手通道走向舞台。

他踏上舞台那一刻,公屏配合的投放出他的個人簡介。

姓名:範天明

公司:個人練習生

練習時長:0天

資訊一出頓時引來眾多練習生們的熱議。

“唉,是他,我還以為是節目組工作人員。”

“這個練習時長應該無人能敵了!”

“冇有練習時長也叫練習生?”

“城會玩兒,今天開始當練習生?”

“我聞到了瓜的味道。”

“我有預感他絕對是個華點,會火。”

“不是亮點就是槽點,梁導手腕一如既往的高啊!不愧是選秀教母!”

……

範天明無視周圍的聲音,淡定的走到舞台中央。

對於這個簡介會引發多麼熱烈的爭議,早在上台之前他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。

他也委屈,怎麼說好歹也獨自練習了4天,可梁紅導演不認,他能怎麼辦呢?

他重生到這個世界也才5天,其中4天在練習,這麼敬業都不認,簡直冇天理。

是的。

範天明不是這個世界的人,是位地球來客。

原本他是個習武多年武館教員,一個月朗星稀的夜晚,在燒烤攤上出演了一場英雄救美的好戲。

獨鬥眾痞(2個),彰顯英雄本色,最終一時大意(又來了幾個幫手),不敵陰險且不講武德的小人,死於亂刀之下,享年23歲,年輕氣盛的草率了。

莫名重生在一個同名剛畢業的廣播電視編導專業的大學生身上。

當時身上窮的隻剩兩百塊,剛畢業又麵臨斷糧危機,本是孤兒長大的他完全冇有找原主父母要錢的概念,於是冇有選擇退票,果斷潤來參加節目。

相比較其他的賺錢養活自己的方法,他覺得還是來參加節目更好。

畢竟,萬一藉此契機揚名立萬成為一個明星,財源還不是滾滾來。

在他的印象裡,明星等有錢,越大牌越有錢,主要那個逃稅8個多億的本家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當然了。

他來參加節目還是考慮到原主這具身體是個音色流氓,唱歌不錯。

如果冇這點,縱使是走後門的關係,他也絕不會參加選秀的。

畢竟唱歌跳舞跟範天明是半點緣分冇有。

五音不全,唱歌似鬼哭狼嚎。

從小到大,他也就跳過廣播體操。

冇加強的話,過來跳大神咩?

體驗社會性死亡?

……

導師所在的房間。

“哈,這位選手的簡曆怎麼跟其他選手的都不一樣!”

“你們有認識的嗎?”

導師們紛紛搖頭。

“編導專業剛畢業學生,剛來節目組工作,然後就參加選秀了…”

“這什麼奇怪開局,演藝經曆,就一個校園歌手大賽亞軍,這後麵這句有點東西是什麼鬼?”

“節目組好像在玩什麼新招數嗎?”

……

這個演播廳宛若一個多媒體教室般,舞台的對麵選手區,由低到高,有著100個座位,椅子看起來頗為華麗。

此時座位上稀稀拉拉的坐著不少人。

在舞台中央站定,範天明對著座位上的練習生們,做了個簡短的自我介紹。

“大家好,我叫範天明,個人練習生。”

說完,鞠了一躬,就朝著f級區域的一個邊邊角角走去。

因為他在進場前的自我實力評級環節給自己選了個F級。

整個賽製的評級由A到F,冇有E級。

A級最高,F級最低。

這個等級不僅代表實力,也和節目組的福利待遇。

A級單人間,b級雙人間,c級四人間,d級六人間,F級8人間。

夥食雖冇有區彆,但甜點卻有分級,A級甚至有補藥。

節目組直接把競爭擺在明麵上了。

想要好的待遇就用實力來證明自己。

這裡也是節目組設計的前期看點之一,第一次的自我評級根本冇有什麼用,終歸還是要導師評判後的纔算。

專門為了打臉逆襲的準備用的。

想想。

如果一個自信滿滿自評b級或者A級選手,卻被導師打了個d級甚至F級,多刺激。

這就是個高收益高風險的餡餅。

範同學深知裝波有風險,極為保守的選擇了F級,降無可降,隻有逆襲的份,他可不想被當眾打臉。

……

範天明下台乾脆利落,給人感覺就像是單純上來走個過場似的。

練習生們麵麵相覷,導師也嘬著牙花,“這就冇了?!”

不敢相信。

要知道其他的練習生都是怎麼花哨怎麼來,小詞一套套的,唱得,rap的,各種讓人為之迷惑的動作,費儘各種心機。

畢竟自我介紹環節的鏡頭很難被剪掉的。

能多磨蹭一點就多一分鏡頭份額,多一分機會讓觀眾看到自己,恨不得可以黏在上麵當個背景板。

……

走到自認為是風水寶地的範天明,一屁股坐了上去。

“唔,好硬,真是華而不實,中看不中用。”

範天明不由在心裡吐槽了句。

隨後宛若一個吃瓜群眾般默默的坐在位置上,該鼓掌的時候配合鼓鼓掌,完全冇有任何表現**。

身為一個門外漢,又是第一次錄製節目。

多看,少說纔是王道。

他有著充分的自知之明。

出不出彩的無所謂,隻要不出糗就好。

再者,他覺得也不用刻意表現,光是他這身與眾不同的造型,就已經夠特彆的了。

錄製前夕,他都已經找節目組化妝師小姐姐幫忙給自己收拾了一番。

結果被梁紅看到後,直接讓他換掉,就平時著裝來錄製,連妝容都不要有。

可見梁紅一定在他身上玩什麼手段。

練習生們自我介紹這個環節,範天明感覺很無趣甚至無聊,對他來說都是不認識的人,什麼什麼公司強弱之類的,他也冇有實感,漸漸開始走起神來。

後台導播室。

梁紅看著大螢幕,上麵顯示數個分鏡畫麵。

主鏡頭畫麵,時不時來回進行切換,

“嗯?”

梁紅愣了一下,隨後輕笑一聲,像隻偷到雞的狐狸,那精緻的妝容,彰顯風情,完全看不出是個快40的女人。

說是28、29都有應該會相信。

所謂春風一笑百媚生,更彆說是冰山冇人俏皮一笑,站在旁邊的副導演直接看呆了。

注意旁邊灼熱的視線,梁紅輕蹙眉頭,咳一聲,臉上恢複古井不波的神情。

副導演乾笑兩聲,掩飾自己的尷尬。

這種事情梁紅早就見怪不怪,習慣了,畢竟眼睛長在彆人身上,她能怎麼辦。

輕啟紅唇,吩咐道:“多抓拍一些範天明的近景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副導演趕忙對著話筒切到現場攝像導演的頻道下達了指令。

-人也就越來越多。像《偶像》的練習生們,在京都的基本都過來轉了轉。加上幾個導師,感覺就像《偶像》節目還冇結束一樣。今天的金潤水上花園甚是喧囂。也讓網上的吃瓜群眾們紛紛驚訝範天明的人脈和影響力。同時也笑話範天明的公司開業開的如此潦草,一點儀式都不講究。範天明對此無話可說。客人來了也不能不招待,起碼飯要吃一頓的,範天明就趕忙讓劉明旭去定附近酒店訂桌。至於多少人去吃,範天明不清楚,反正最後賬單的花費差不多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